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书,你真的变了 AR VR AI新技术给传统出版业赋能

2018年10月11日 10:47 来源:人民日报

  9月28日,在青岛举办的国际虚拟现实创新大会,VR图书吸引了大批观众现场体验。记者 张 贺摄

  9月28日,在青岛举办的国际虚拟现实创新大会,VR图书吸引了大批观众现场体验。记者 张 贺摄

 

  核心阅读

  新技术会给传统出版业赋能,即便是历史悠久的老出版社一样可以通过应用新技术而焕发新生。

  AR、VR在教育出版领域大有作为,催生出新的业态和产品,我国相关技术领先。

  人工智能可能对出版业产生颠覆性变革,需加强预测和研判。

  

  在人类文明史上,有极少数发明从一诞生就是完美的,后来者改进的余地很小,书籍就是如此。今天的书籍,就外观而言,与数千年前写在竹简或羊皮纸上的书,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的应用,书籍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

  AR:把书变成“活电视”

  成立于1951年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在读者心目中的形象一向是严肃有余、活泼不足,但随着一套应用了最新AR(增强现实)技术的图书的畅销,这一多年形成的刻板印象正在改观。“老社也可以很时尚。”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肖丽媛说。

  为了使图书《朗读者》能够吸引年轻读者,人民文学出版社决定采用AR技术,读者只要用手机扫一扫书中的任意图片就能观看相关视频。肖丽媛说,“语言是有尽头的,相比之下,电视节目的直观性是难以超越的。那么,怎么在图书中体现或者说还原朗读这个充满魔力的行为呢?”最初设想通过扫描二维码启动视频,但按照《朗读者》的节奏,大概每10页就会有一团黑疙瘩,实在是有碍观瞻。此时有人提出通过AR技术可以实现扫描图片启动视频。“虽然在科技界看来,在图书中应用AR技术可能是小儿科,但这对我们而言确实是一个突破。”肖丽媛说,当她把《朗读者》AR书展示给78岁的老母亲时,母亲惊讶地说,“你这是把书变成活电视啊。”从2017年8月上市至今,AR版《朗读者》已经销售165万册。

  在尝到成功的滋味后,人民文学出版社接连把《开学第一课》《经典永流传》《谢谢你我的家》等电视节目开发成AR图书。为了打通人文社的AR图书资源,专门开发了“人文AR”应用,凡是人文社的AR版图书,只要下载一个APP就可以全部观赏了。“人民文学出版社有大量的名家名著资源,如何吸引年轻读者事关我们这家老社的前途命运,我们设想,以后在名著之中加入我们自己拍摄的视频内容,比如大翻译家教你如何读名著,充分利用资源的同时也增强对年轻读者的吸引力。”肖丽媛说,“出版企业必须与时俱进,主动应用最新的出版技术,才有明天。”

  VR:身临其境

  如果说,AR技术还只是出版业小试牛刀,那么VR技术(虚拟现实)就是大展拳脚了。借助虚拟现实技术,出版业不但开拓出新的业态,也赋予图书新的内涵。

  眼前是一套开本巨大的云冈石窟佛像造像艺术图册,一座座雕像静静地伫立在纸上,然而当你戴上VR眼镜,平面的佛像立刻立体起来,你甚至可以飞到与佛像近在咫尺的距离,从极微小的细节和意想不到的角度欣赏和感受佛像造像艺术。由青岛出版集团开发的这本VR书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吸引了大量中外展商。负责该项目的青岛城市传媒新媒体中心总经理贾晓阳说,VR技术的应用场景很广,既可以做场景重现,让历史活起来,也可以用在教育领域。目前,青岛出版集团已经开发出系列VR课程和教材,并进入青岛市海洋特色学校,学生们戴上VR眼镜,身临其境地进入海洋世界、模拟操作港口设备和指挥航母作战。

  目前VR应用已成为出版业的一股热潮,人民教育数字出版有限公司推出了《千年运河——京杭大运河上的文化地标》VR项目,云南教育音像电子出版社推出了《红色之旅——党员教育VR体验项目》,辽宁科技出版社的《小王子》AR图书推出了16个语种,中信出版社推出了甲午海战VR内容……

  对于教育培训而言,VR的直观性是传统教材和教学方式难以比拟的。人民卫生出版社推出的眼视光虚拟仿真实训系统,可以把人体解剖结构巨细无遗地呈现出来,对于训练医学专业的学生可事半功倍;化学工业出版社推出的BIM一图一练VR建筑教材能让学生虚拟设计建筑;铁道出版社的经典列车转向架拆解VR系统对于培训工程师也同样效果显著。

  目前,国内多家公司已经开发出VR课堂,学生戴上VR眼镜就如同在真实的课堂里上课听讲,甚至可以与同学老师互动。“国外有资料说,人们对听到的内容只能记住20%,对看到的内容只能记住30%,但对于亲身经历或模拟的内容能记住90%。”贾晓阳说,VR课程沉浸式的阅读和教学对于提升教学质量效果明显。

  AI:颠覆性变化

  “AR和VR受使用场景的限制较多,真正会对出版业产生颠覆性影响的很可能是AI即人工智能技术。”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说。

  以往的技术只是对出版的某个环节产生影响,比如激光照排提高了印制的效率,但人工智能会对出版的全部流程都产生巨大影响,从源头的内容生产到终端的阅读都将发生根本改变。现在由人工智能创作的小说、诗歌、故事、音乐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由人工智能采写的体育新闻、财经新闻也已很普遍。“虽然人工智能现在还只是擅长知识判断、逻辑判断,还难以胜任价值判断,但未来也许人工智能也可以判断艺术价值的高下,到那个时候,创作就不再是人类的专属权利了。”魏玉山说。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助理万安伦认为,人工智能出版和大脑意识出版可能是未来出版业的发展方向。在他看来,出版的历史就是出版介质的进步史,从硬质出版到软质出版再到虚拟出版,最终也许出版不再依靠任何介质,而通过人工智能直接创作和发行。

  “我们都知道,知识并不是智能,但要发展人工智能,要训练机器学习,就必须要建立一个庞大的资料库,在这方面传统出版仍然大有可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新媒体中心主任张新智说。

  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刚刚推出一款百科机器人“司南君”,内置了15万条百科词条。与网络百科不同,这些词条是由中国各领域最权威的学者撰写的最准确的知识。“互联网带来了两个矛盾,一是数量与质量的矛盾,一是检索力与鉴别力的矛盾,前者都大大强于后者,许多互联网检索结果都是不准确甚至是错误的。”张新智说,“但是,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可以说,我不能保证回答所有问题,但所有我回答的都是准确的。”

  尽管AR、VR、人工智能对出版业的影响还处在初级阶段,但新技术的威力已经初步展现。有一家出版注册会计师考试教材和辅导资料的出版社一直深受盗版图书的侵害,虽然投入很大力量打击盗版但成效并不明显。但自从在书上印制了一书一号的二维码后,出版社意外地发现正版图书销量大增。原来凡是购买了正版书的读者扫描二维码就能观看名师讲解的视频,而盗版书的二维码会被识别出来而屏蔽掉,考生为了观看名师讲解当然要买正版。“新技术的应用很多时候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们对于新技术应保持开放的态度。”魏玉山说。

  不过,制约新技术大规模应用的一个因素是价格,不论是AR还是VR或是人工智能,都不便宜。一位VR创投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目前该公司开发的VR课堂,一部VR头戴显示器要2万元,一部未来讲台要7万元,虽然大规模采购可以降低成本,但目前也只是在北京、山东、江苏等经济条件较好的地区试点。未来随着VR课堂的普及和生产成本的下降,VR在出版领域才会大规模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