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非遗”油纸伞撑起乡愁和致富一片天

2018年08月14日 10:43 来源:农民日报

  

  游客在选购国家级非遗油纸伞。

  

  毕六富(右二)给青少年讲授油纸伞制作技艺。

 

  编者按:

  在四川省泸州市分水岭镇,毕六富等一批老匠人通过传承创新,在保留油纸伞经久耐用可做雨具的核心工艺基础上,将传统文化元素、时代审美元素融入其中,走上了礼品型、收藏型、精致型的发展道路。

  桐香竹韵的油纸伞,年销量超过10万把,年销售收入达到1000多万元。油纸伞产业让30多个贫困家庭走上脱贫增收的小康路。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在戴望舒的诗中,那把油纸伞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遐想。如今在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分水岭镇,在当地政府的重视下,那一把把散发着桐油清香、集古典韵味与时尚魅力于一身的油纸伞又重回人们的视野。

  毕六富等一批老匠人坚守这门传统工艺,通过传承创新,在保留油纸伞经久耐用可做雨具的核心工艺基础上,将传统中国文化元素、时代审美元素融入其中,走上了礼品型、收藏型、精致型的发展道路。国家级“非遗”油纸伞走进春天里。分水油纸伞厂的油纸伞每年销量都超过10万把,年销售收入达到1000多万元。油纸伞厂让30多个贫困家庭走上了脱贫增收的小康路。

  近日,笔者前往全国仅存的这家位于分水岭镇的桐油手工纸伞厂,一探究竟。

  子承父业:油纸伞艰难传承

  走进分水镇油纸伞厂,只见一位精瘦的60岁开外的大伯,着一身红色的棉布中式服装,在纸伞生产车间里正在给几个小学生讲解油纸伞工艺和现场示范制作。这位大伯就是分水油纸伞厂厂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油纸伞制作技艺传承人毕六富。

  分水油纸伞厂的前身是1952年成立的泸县制伞生产合作社。如今,青石堆砌的厂房散发着古老而神秘的气息,从伞厂大门上那些斑驳的雕花中仍然可以感受到伞厂当年的辉煌。

  毕六富的父母都是伞厂工人,毕六富的父亲10多岁开始学做伞,时间长了,锯托、穿纹、网边、糊纸、扎工、晃油、箍烤……从制作伞架到敷伞面,每一道工序他无不精通。小小的毕六富就在这样的环境里耳濡目染,15岁初中毕业后就加入到了制作油纸伞的行列。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尼龙折叠伞的兴起,完全依靠手工精雕细琢的油纸伞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短短一二十年间,全国手工油纸伞生产企业纷纷关门停产,分水伞厂成为全国唯一一家专门制作油纸伞的孤独坚守者,随时面临着倒闭失传的危险。

  1994年,为了求得生存和发展,分水油纸伞厂开始另寻生路,也就是这个时候,毕六富开始接任伞厂厂长。他设法还清了老账,下定决心绝不让这一古老工艺失传。

  就这样,虽然清苦,但在毕六富的带领下,分水油纸伞厂在风雨飘摇中一路走来,并最终成为目前全国仅存的一家手工油纸伞厂。

  慢工细活:油纸伞需90多道工序

  泸州分水油纸伞迄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全手工制作的油纸伞,从备料到最后的晾晒,制作一把伞要经历90多道工序,使用上百种工具,历时半个月时间。”毕六富说。

  手工油纸伞的工艺非常繁琐,制作雨伞伞骨的坯子和衬子,必须选3年以上且生长地向阳的楠竹,以确保其柔韧性。这些楠竹要锯成50厘米长短,去掉节巴、刮青……仅坯子和衬子的制作,就有20多道工序。制作手柄、木柄和伞托,要选杉木等材料。为免使用中干燥开裂,材料会经过精心泡制,溶解掉其中的胶质。

  分水油纸伞的技艺精华,在于伞面手工皮纸的使用、石版印刷图案以及桐油的使用。这种手工皮纸的原料以楮树皮为主,有韧性、吸油性强,很适合做雨伞伞面。而手绘图案和桐油石印则是目前国内仅存的两项制作油纸伞的传统工艺,堪称“中国民间伞艺的活化石”。石版印刷,就是利用石材吸墨、油水不相溶的原理,快速给伞纸印上精美图案。

  在糊雨伞的过程中,工匠会在胶水中兑入豆浆,以让纸面更加平整。糊好的雨伞先阴干,再以七八十摄氏度的炉火烘烤、定型,最终刷上桐油,串上五色丝线,一把伞才算制作完成。

  毕六富骄傲地说,这种纯手工制作出来的油纸伞反复撑收3000次不损坏,清水浸泡24小时不脱骨,伞顶五级风中行走不变形,使用3年以上都能够不破损、不漏水。

  传承创新:“非遗”油纸伞走进“春天里”

  2009年2月,文化部在北京农业展览馆举办了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大展。展会上不仅有花色品种齐全的静态展品,还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现场生产演示。在分水油纸伞展览区,古老的木架、油亮光滑的大理石印版、兑色桐油桶、棕刷等各类制作工具进入人们的视野。手绘图案和套色石印工序繁复,古老而又时尚,让观众发出阵阵惊叹。这是分水油纸伞2008年3月进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后,毕六富首次带着油纸伞技艺进京现场展示,让更多人知晓了桐香竹韵里的分水油纸伞。

  原来的分水油纸伞图案单一、色调单一,都是以大红伞为主。“虽然大红伞被人们视为吉祥之伞,但传统的民间工艺必须在保留其核心工艺的基础上,根据市场发展不断融入更多时代审美元素,不断更新产品结构,才会焕发出生命力。”毕六富说,自油低伞跻身“非遗”后,他就从增加伞面图案入手,订婚、结婚、祝寿、祭祀用时虽然还是大红伞,但图案已不再单一。用于婚聘的油纸伞图案是“龙凤呈祥”、“牛郎织女”、“天仙配”,恭贺孩子出生的是“二龙抢宝”、“喜鹊闹梅”、“仙女散花”,生日馈赠则是“百鸟朝凤”、“不老松”、“八仙过海”等。

  近年来,毕六富还打破了数百年来分水油纸伞在人们心目中定格的模样,以青花为主打图案的八角伞,以传统戏曲、胖娃娃为主打图案的年画伞等,都让人耳目一新。这些油纸伞在保留传统油纸伞经久耐用可做雨具的核心工艺基础上,将传统中国文化元素、时代审美元素融入其中,走上了礼品型、收藏型、精致型的发展道路。随手撑开一把色泽淡雅的油纸伞,在图案上并没有多么鲜艳复杂的花色,然而仔细观察会发现那淡黄色的伞面上镶嵌了星星点点的花朵和树叶,拿在手里既有传统油纸伞的古典韵味,又多了几分时尚和现代气息……

  精准扶贫:油纸伞成脱贫致富新产业

  每天上午8点前,分水岭镇泸南村贫困妇女李雪梅就来到分水油纸伞厂,开始一天的忙碌,或锯托、穿纹、网边,或糊纸、扎工、晃油,忙得不亦乐乎。一个月下来,李雪梅靠着做油纸伞有超过3000元的收入。

  如今,在毕六富的油纸伞厂工人中,像李雪梅一样的贫困户就有26个,分水油纸伞俨然变身为一个脱贫增收的富民产业。

  毕六富告诉笔者,近几年随着分水油纸伞的影响力的提升,并走俏国内外市场,油纸伞的需求量大增。面对用工需求量的增大,分水岭镇党委政府顺势而为,把分水油纸伞作为正在推进的脱贫攻坚中一个扶贫产业来扶持。政府除了在生产厂房扩建上给予一路绿灯外,在油纸伞制作技艺培训上,也拨出专款进行支持,每年培训学员都在100人左右,让一个个贫困群众走上了制作油纸伞的脱贫增收路。同时,政府还通过媒体、网络和举办文化节等,加大对分水油纸伞的宣传力度,促进了油纸伞产业的做大做强。

  如今,那把只有在怀旧时才会被人们想起的油纸伞,在毕六富这代油纸伞制作传承人的努力下,正以一种崭新的形象重新走进人们的生活,销量也逐渐增大。据统计,自2015年以来,年年油纸伞销量都超过10万把,销售收入达到1000多万元,让30多个精准贫困家庭陆续走上了脱贫增收的小康路。

  “油纸伞说到底是一件商品,现在有了政府的扶持和在国内外市场销量的扩大,油纸伞在成长为一个脱贫奔小康新产业的同时,这项传统技艺也将生生不息地传承下去。”毕六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