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研究

守望敦煌:从旁观者到传播者

2018年07月12日 10:04 来源:中国文化报

  5月1日,“我在敦煌讲壁画”——敦煌文化守望者全球志愿者派遣计划首期营在甘肃省敦煌市敦煌研究院开营。首期招募的10位志愿者,要在敦煌接受培训后担任讲解员。

  日前,这批经历和职业各不相同的守望者结束了他们在敦煌的守望生活,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但是守望者的角色将依然继续。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们将结合各自专长播撒敦煌文化的种子,传播敦煌文化。

  从旁观到融入

  敦煌文化守望者全球志愿者派遣计划于2017年10月由敦煌研究院、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等机构共同发起。首期入选的10位守望者,既有退休教师、在读学生,也有物联网专家、电台主播、企业高管等。

  “对于敦煌一直非常向往,但了解几乎都是印象式的,仅限于知道在中国的西北、有壁画。”守望者赵宇说。赵宇长年在物联网领域工作,一向繁忙,但是每到一个地方,只要有时间,博物馆等文化场所总是他休闲放松的首选。正是基于这样的文化情怀,再加上他较强的学习研究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经过四轮选拔,最终成为守望者中的一员。

  王宗慧可能是最早与敦煌结缘的守望者,早在读本科时,就曾修读敦煌艺术史课程,成为北京服装学院研究生后,又把研究方向选定为汉唐佛教美术研究。“我一直对公益活动比较关注,也希望结合所学,能够有所为。”王宗慧说。

  为了成为合格的守望者,敦煌研究院对他们进行了培训。培训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学习考察,包括探访阳关、玉门关、锁阳城等地,以期让他们对敦煌的人文地理环境有全方位的认识。第二部分是被守望者们戏称为“魔鬼训练营”的讲解员培训:他们要在两周时间内,对十几个不同时期的敦煌洞窟进行熟悉了解,包括洞窟的年代、艺术、风格等。“在洞窟内听老师讲解,做笔记,再整理词条,背诵记忆,大量的知识需要在短时间内消化吸收,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赵宇表示,虽然学习强度非常大,但是培训的整个过程非常愉悦。“在清晨,看着晨光照耀的洞窟,听着风吹过洞窟的声音,心都会变得非常平静。”赵宇说。

  “第一次进洞窟时,对于培训老师讲的内容更多的是惊叹,那时感觉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但是随着知识的不断累积,慢慢地对洞窟不同朝代的艺术风格有了基本判断,对壁画的艺术风格、手法有了了解,便逐渐融入其中了。”守望者、上海交通大学学生谢焕说。

  从讲解到享受

  经过两周培训,通过讲解员考试后,守望者们都拿到了象征讲解员身份的洞窟钥匙,接下来他们将独自带队,开启各自的讲解之旅。据赵宇介绍,正式讲解员需要掌握8条讲解路线,考虑到培训时间较短,敦煌研究院为他们挑选了其中2条路线,每条路线都要讲解8个洞窟。

  第一次以讲解员身份面对游客时,比起忐忑,赵宇更多的是感到兴奋。“正常的一次讲解是75分钟,我经常讲着讲着就超时了,方方面面、点点滴滴都想讲到,希望让游客有种‘不虚此听’的感觉。”赵宇说。而观众的反馈,让他颇感欣喜。“有游客问‘你做讲解员有十几年了吧’,还有人问‘你是不是历史系硕士毕业’,说明我的讲解有一定的专业性,这是对我的肯定。”赵宇笑言。

  “讲解也是一项技术活,不仅仅是输出,也是互动的过程。”谢焕表示。通过这次讲解实践,她认识到,讲解过程中要注意观察,及时“接收”游客的反应,调整讲解的内容以及节奏。“每个洞窟都像是讲解员的家,把家里的宝物拿出来,与游客分享,并得到积极的反馈和认可,这种获得感和幸福感是非常美妙的一种体验。”谢焕说。

  守望者、脱口秀演员罗依尔则从体验的角度分享了在敦煌做讲解员的独特之处:“博物馆里的文物基本已经脱离了使用场景,更多是知识性的呈现,而在莫高窟就不一样了——千年前,僧人拿着摇曳的油灯站在这里讲解经文;千年后,讲解员带着钥匙和手电筒在这里为游客讲解壁画,这种穿越感是敦煌最奇妙的地方。”

  “很多游客都是第一次来,希望通过我们的讲解,能够让他们对莫高窟留下一点儿印象,甚至能引起他们的一些兴趣,在他们心中种下一颗敦煌文化传播的种子,这次经历就值了。”赵宇说。

  从守望者到永远的传播者

  除了“上岗”讲解莫高窟,传播计划也是守望者工作的一部分内容。离开敦煌后,他们将根据自己的专长,制定各自的传播计划。

  罗依尔将依据不同粉丝群的年龄段和受教育程度,创作相应的以敦煌为主题的脱口秀节目,在中小学校、美术馆、博物馆以及剧场演出。

  赵宇在与敦煌研究院相关部门沟通交流后,确定以物联网技术为基础,为莫高窟洞窟安装颗粒物浓度的实时监测、预警系统。目前该项目正在筹划中,预计2019年底运行。

  王宗慧与其他3位守望者,从敦煌石窟中的“经变画”中找到灵感,设计出“阿难说敦煌”系列绘本,借佛陀的小弟子阿难之口,传播敦煌文化,让公众在轻松风趣的氛围中了解敦煌、感受敦煌。“‘经变画’是用图像解释佛经,这样不认识字的人也可以看懂佛经。‘阿难说敦煌’系列绘本就是用全新的、适合现代人理解和阅读的方式叙述敦煌,让看不懂敦煌的人都能读懂敦煌。”王宗慧说。

  谢焕针对敦煌游客的旅游意向发起了线上线下的调研。“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的游客,到敦煌感受的信息点不同。希望通过调研得到的大量数据,找到不同群体的共性,这样未来传播和推广敦煌文化时就有了着力点。”谢焕表示。